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31052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老红卫兵忆武斗:女政委被脱光示众 杀人如杀鸡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3月23日 转载)
    老红卫兵忆武斗:女政委被脱光示众 杀人如杀鸡


    〝武斗〞是中共发起的文化大革命期间的特殊用语,指群众运动中的打人、殴斗等侵害人身的暴力行为,被称作中华民族一次空前的大灾难。(资料图片)
    
    中共第一代党魁毛泽东发动的10年文革浩劫,被称作中华民族一次空前的大灾难。当年一些参与〝武斗〞的红卫兵,回忆当年骇人听闻的暴力片段,在武斗中,他们曾把女政委脱光了示众,开枪杀人竟然是为了掩饰胆怯,杀个人比杀只鸡还容易。
    
    据大陆出版的《中国知青终结》一书中忆述,1966年〝文革〞爆发,第二年武斗开始,全中国几乎所有城市陷入混乱,武斗中各派系冷热兵器齐上,坦克、大炮也不少见。
    
    有一天,红卫兵宫齐领导的战斗队,意外抓到了对立派组织的女政委蔺女生,她和宫齐一样,在中学时都参加过把毛像章别进肉里的擂台赛,她曾把一枚像章别在额头上,现在成为这座城市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
    
    蔺女生同宫齐的战斗队是死对头,双方为争夺市委领导权打了许多仗,死伤许多人。
    
    遭抓捕后,蔺女生遭宫齐的战斗队审判,但她毫不畏惧,把那些审判她的男生弄得下不了台。
    
    宫齐的战斗队恼羞成怒,不跟她辩论,开始动手打她。打耳光,抽皮带,灌凉水,坐〝老虎凳〞,但是她绝不屈服。宫齐的战斗队有些心虚,他们商量给她上更厉害的刑罚,比如烧红的烙铁,往手指甲里钉竹签,灌辣椒水,上电刑,但是她不畏惧。
    
    女政委尽管挨了打,嘴角淌着鲜血,她还是不断奚落对手:〝你们不就这点本事吗?来呀,试试看吧······〞
    
    后来,恼羞成怒的宫齐想出一个恶毒主意,他们将女政委衣服剥光,然后推上楼顶去展览示众。当遮掩女政委身体的衣服一层层剥落下来,她自己从楼上跳下去后自杀身亡。
    
    作家巴金回忆道:〝文革武斗期间大家都像发了疯一样,看见一个熟人从高楼跳下,毫无同情,反而开会批判,高呼口号,用恶毒的言辞攻击死者。〞
    
    1966年8月,中共湖北省委召开文化革命积极份子万人大会,省长张体学说:〝有的人怕运动中死人,我看死人不要紧。你要死怪哪个?我不叫你死,你要死,死了活该。〞
    
    毛泽东则对他的私人医生李志绥说:〝现在是天翻地覆了。我就是高兴天下大乱。〞
    
    2013年4月,年逾花甲的前红卫兵王克明撰写一本文革忏悔录《我们忏悔》,其中收集了32位作者的34篇文章,但至今未能出版,几家出版社告诉他:〝现在还不到时候。〞
    
    其中收录了西昌铁路退休职工杨里克当红卫兵的荒唐岁月回忆。
    
    1967年西昌地区〝造反派〞武斗成风。同是〝造反派〞却分裂成两大阵营。杨里克参加的一派被称为〝地总〞,对立派则被称为〝打李分站〞,两派争斗,从最开始的大字报、大辩论、肢体冲突、扔石头、棍棒、钢釬、藤帽,最后发展到真刀真枪的大规模武装冲突。
    
    书中忆述,人命如草,红卫兵们发现杀人的方法和杀鸡差距其实不大,找准颈动脉,稳准狠的一刀下去,血流净生命也就终结。
    
    60年代末某一天夜间,杨里克一派5人,驱赶着一个对立派的成都知青,在齐腰深的荒草中走向海河,那知青拚命哀求饶命,说家里还有一个老母亲,他死后将无人照顾。知青站在海河岸边,最终身中数弹,落入水中,杨里克当时没有开枪。
    
    知青身体慢慢浮出水面,顺流向下游飘去。杨里克突然扣动冲锋枪扳机补射,他说当时脑袋发热,不知道哪里来的意念:〝别人都开了枪,我不开枪,不是显得我太胆怯了吗?〞
    
    杀完人后,他们按原路返回,都不说话。中途杨里克哼了一句:〝这年头,杀个人比杀只鸡还容易!〞
    
    从此,杨里克一发不可收拾,冲锋在前,杀了多少人,伤了多少人,他自己也不太清楚。杨里克一派中,有一武斗人员,玩枪走火把女友打死。临死前那女友却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而其父只为其没〝因公〞死在武斗中而惋惜。
    
    书中说,武斗中,相信传言把被子用水浸湿裹在身上避弹而死于非命的也不少。荒诞岁月,人命贱如草。
    
    那段荒诞岁月,杨里克既是害人者也是受害者,最终饮下自酿的苦酒,1977年杨里克被戴上〝现行反革命〞的帽子,因武斗中杀人被判刑4年。被关进劳改营他想不通:〝当时,各方都是把对立派当做国民党反动派来打,何罪之有?〞
    
    80年代各种新的思潮涌现,杨里克广泛接触了一些读物,反思那段经历,但找不到同道者,当事者 〝集体静默〞。只有一名关系颇好的高中同学当知音,在老同学的推荐下,他登录一些时政类的网络论坛,开始披露他的文革经历。
    
    2008年,他决定在网上写下文章反思成为〝非人〞的过往。他甚至开始寻找经历相同者:〝谁杀过人?网上聊聊······〞
    
    杨里克说:〝大家默默无语,没有议论,没有叹息,这才是最大的残忍。〞他为过去忏悔,希望可以给自己,给那些逝者一个交代。起初,这样做的人很少,后随着网络的兴起,更多的人站了出来,开始讲述、反思和道歉。
    
    文化大革命武斗中血淋淋的一幕,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的一段惨烈悲剧。
    
    作家秦牧这样评述文革:〝这真是空前的浩劫,几百万人含恨以终,多少家庭分崩离析,多少少年变成了流氓恶棍,多少书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胜古迹横遭破坏,多少先贤坟墓被挖掉,多少罪恶假革命之名公开进行!〞
    
    〝几百万人含恨以终〞?文革中究竟死了多少人?说法不一,无从确定。正如1980年邓小平对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所说的那样:〝永远也统计不了。因为死的原因各种各样,中国又是那样广阔。总之,人死了很多。〞
    
    R.J.Rummel教授的著作《一百年血淋淋的中国》说,文革中丧生者的数目大约为773万人。作家秦牧说,这个数字可能偏高,但是应在200万以上。
    
    来源:动态网
    
    ` (博讯 boxun.com)
43620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注定饮恨2020?谁给了韩国瑜致命一击
  • 长春前副市长王学战被降级曾因强拆致死案记过
  • 中国财富幻觉的背后是千万家庭的庞大债务
  • 民间组织虚张声势,百官吊唁啼笑皆非
  • 巴黎圣母院这把火,把“黄背心”的火点燃了
  • 有两个中国就会有两个达赖喇嘛
  • 白痴才说新西兰是天主教国家
  • 精神分裂者的自我救赎
  • 一个人的赎罪
  • 佛教徒借刀杀人
  • 斯里兰卡政府为何转移视线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三至一百九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斯里兰卡的今天就是缅甸的明天
  • 掩盖六四屠杀等于准备惊天爆炸
  • 徐文立:韓國瑜溫良恭儉,當然不讓
  • 蹭热点藏祸心孤注一掷走绝路
  • 博客最新文章:
  • 宋时雨三十年反思系列之九
  • 谢选骏人权也是一种商品
  • 晓凤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 邱国权人生之终极结局是什么?
  • 地火诗集“亿元巨贪”刘向东被判无期:家中现金发霉
  • 周劍岐湖南前官员因贪获判缓刑期间在洗脚店被杀
  • 余志坚中国富豪史玉柱被警方带走本人发声
  • 黑色的花朵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 周劍岐中共四大行资不抵债财政罕见锐减
  • 自由魂狐狸扮观音,还是狐狸精
  • 张成觉两首悼陈毅词
  • 余志坚公募基金没落的背后:对A股未来无信心
  • 罗勇泉军师饭碗被砸真失意教主痛失造谣忽悠地--写在《政经看民视
  • 孟浪两年过去,锅瘟龟的“爆料革命”仍然没蹭上timing
  • 孟泳新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二部分)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
  • 寄盧蹭热狂自喜必败定结局
  • 刘进成的博客末路的尴尬表演
    论坛最新文章:
  • 一带一路第二届峰会:北京化解西方疑虑的时刻
  • 民调数据:台湾民众并不担心两岸军事冲突
  • 回声报:”一带一路“引担忧 冲击地缘政治
  • 台:超过十个友邦已向世卫提案邀请台湾出席
  • 巴黎以“航行自由”回应北京抗议
  • 印度曾多次警示斯里兰卡防范恐袭
  • 金正恩表示他与普京会谈有大量实质性内容
  • 申诉后印度法院解禁 抖音可“抖了”
  • 葡萄牙电力公司拒绝长江三峡集团全面收购
  • 北京抗议法国护卫舰穿越台湾海峡之举
  • 中国鱼子酱倾销美国 高价美食成了廉价小吃
  • 戈恩再交5亿保释金保释获得批准
  • 中国称「一带一路」将设机制防债务风险
  • 英美台忧占运领袖判刑阻吓港人自由 陆重申内政
  • 占运四人入狱促泛民议员连手拉香港特首下台
  • 张伦的悼念:愿张健老弟走好安息
  • 为苏格兰独立举办公投的主意又浮出了水面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