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缅甸共产党中央51特别秘密行动组(四)
(博讯2004年4月01日)
    

     直到现在为止,无论是佤联军还是同盟军或101军区,从未停止过对这笔钱的查询,因为这是一笔巨大的款项,无论是谁拿到这一笔钱用于军事,也许缅甸的历史将要重写,但各方至今仍然是一无所获。由于所有的资金从开始就是车炬一人经手,缅共中央原希望在失去中国支持后用该资金自力更生,以图东山再起,在之前没有任何人动用过此笔资金,连中央领导人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钱和存在什么银行,车炬一死,这笔钱就成为一个密。 (博讯 boxun.com)

     缅共人民军所属各军区在没有介入毒品交易之前,各部仓库都存有大量的鸦片,在“革命”时期,鸦片被禁止进行买卖,各解放区对老百姓种植鸦片管理比较严厉,缅共所辖政府每年都能收缴大量鸦片,这些收缴的鸦片都由收缴部门各自保管。东北军区在一次果敢地区打击政府军行动中,缴获果敢产鸦片共1500公斤鸦片,在缅北,果敢出产的鸦片质量最好,因为居住在果敢地区的汉人不嚼槟榔,嚼槟榔需要用生石灰混合毛烟一起才能吃,其它地区的少数民族都有嚼槟榔习惯,凡是嚼槟榔地区的鸦片质量都赶不上果敢地区,因为吃槟榔的人口水里含有大量石灰碱,而石灰碱则对鸦片产生化学反应,收割鸦片时必须在刀口沾上口水,这样鸦片就不会沾刀,割起来很方便,果敢没有人嚼槟榔,所以果敢地区的鸦片在缅北一直保持上等地位。缴获的鸦片长期锁在东北军区物资仓库内。

     负责管理仓库的是一个从印度尼西亚共产党转入缅甸共产党的华人,缅甸名叫昂奈。昂奈当上仓库负责人后,还能尽职尽责地工作。1976年,果敢、北佤、南佤、景北四个县县长、县委书记们召开了一个秘密会议,讨论“财政问题”以及如何利用条件进行“创收”, 在会议上,各县的县长和书记们纷纷声称自己辖区财政紧张,提出要征收鸦片,过去的政策一直停留在“收钱不收鸦片”之中,通过征收鸦片就能获取大量的资金,这个问题在县级单位是一个很敏感的事,缅共的组织纪律完全效仿中共,支部建在连上,如果有一点风吹草动,极可能招来杀身之祸,会议并没有形成文字的决议,但参加会议的各个县长、县委书记都清楚下一步应当如何办理,各自都有了打算,昂奈作为极少数工作人员参加了会议,得知这一确切的信息后,昂奈感到这是一个最好的机会,仓库里所存的鸦片经过一段时间以来,已经很少有人知道这批鸦片的存在。

     会议结束后,各县都开始征收鸦片的工作,没有任何人提起存在物资仓库的鸦片,昂奈经过苦思,决定对军需仓库这1500公斤鸦片下手。在极短的时间内,昂奈秘密联系到买主,窜通好平时和自己要好的几个弟兄,将保存了数年之久的1500公斤鸦片全部出手。事情后来败露,昂奈仅仅被关押了几天禁闭就没事了,出禁闭室不到一个月,昂奈就偷偷离开了人民军而不知去向。

     昂奈倒卖鸦片之事很快就过去了,在人民军内部,诸位昂奈的大有人在,无论在任何一个军区或者是县委、县政府及各部队,实际上都存有大量的鸦片,而公开征收鸦片以来,从来没有那一个部门主动交出过存留或保管的鸦片,大多数都被当事人悄悄地处理,钱则进了个人口袋。

     当毒品交易成为一个政治集团的主要经营后,罪恶随着就不断发生,80年代的缅甸共产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武装贩毒集团。

    缅甸共产党灭亡

     1978年11月至1979年9月,为适应新的世界形势,缅共中央全会在缅北根据地举行。德钦巴登顶代表缅共中央作了政治报告,全会讨论并通过了新的党纲、党章、《关于土地政策的规定》、《建党路线》和《军事路线》等文件,全会虽然从表面上总结了缅共三十年(1948-1978年)来武装斗争的经验教训,对原缅共中央1967年以后所犯的左倾错误统一认识,但实际上,长期受中共影响的思想并未能得到改变,相反还多了一些教条主义及在缅共内竭力推行大缅族主义。此次会议仍旧认为,缅甸是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当前的革命是无产阶级领导的、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其它各革命阶层参加的人民民主革命,革命的主要任务是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三大敌人,工作重点是进行土地革命。

     此次会议为缅共的彻底垮台留下了隐患,实行大缅族主义是针对占人民军半数以上华人而制定,人民军内部的华人已经明显受到排挤与歧视,各军区战斗力受到致命影响,加上所谓的土地革命及将小资本家划入对立面,缅共无论是在其根据地或政府区域,人民越来越反感,一系列的政策导致了缅共的提前垮台。

     进入80年代,缅共的武装斗争开始走下坡路。其政治号召力及影响日益见小。1980年曾就“停止内战,实现和平”同缅政府进行又一次谈判,德钦巴登顶并单独会见了奈温将军,和过去一样,谈判并没有任何成果,而缅共内部的问题却越积越多。

    80年代中期,世界格局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经济的因素在国际事务之中占有了更多份额,“和平与发展”成为整个世界发展的主旋律,1978年以后的中国与过去不一样了,与一江之隔的缅甸,看到了这种变化,中国政府和缅甸政府双边的边境贸易得以迅速发展。

    1985年,中国最后断绝了对缅共的军事援助,同所谓的兄弟党之间也没有任何政治往来,缅甸共产党同时也清楚地看到,缅甸的革命道路,只有坚持自力更生,争取外援是不大可能了,从中央到地方,从高层到基层,层层人员都在学习改革开放进行经商,都在为自己寻找出路及大肆贩毒,整个缅共的武装几乎没有不做毒品生意,从党的高级干部到普能的人民军战士,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更多的毒品转道中国流入世界各地,萨尔温江东岸地区,成为“金三角”罂粟种植的核心区域。

    纪律的松懈造成更多无法控制的事件发生,缅共高层都出现了500公斤海洛因巨额贸易款被几个人私分。这样的事件造成了党内离心离德,缅共中央主要领导死搬中国模式,思想上偏安保守,军事上既分兵把口又高度集中,脱离历史现实,一再坐失良机,长期打不开局面,1987年1月6日在反围剿战斗中主动放弃棒赛根据地,人民军内部宗派主义更加严重,缅共及人民军的上层领导中,缅族人占四分之三左右,而基层干部和战士差不多全是少数民数,尤其以佤族居多。缅共中央不重视也不善于处理民族关系,对少数民族干部实行歧视和排挤,广大干部战士对中央的大缅族主义强烈不满,党中央领导层中派系众多,队伍内部腐化变质,不同的民族和地方势力之间成帮结伙,由于各自的经济利益,人民军各部之间甚至个人之间的矛盾日益加深,加上缅共多年依靠中共提供装备及物资供给,缺泛自力精神,中共停止外援后就开始信心动摇,士气低落,在中央鼓动下,走私贩毒,无所不作。

    缅共企图改变现状,派出人员与越南共产党达成协议,越共和中共多年的敌对情绪,导致越方完全反对缅共内部华人高、中层干部,要求缅共清除领导层内的华人,而缅共忽视了华人在人民军内部的绝对作用,开始在高层中排挤华人,东北军区首当其冲,原司令员林天调入中央,赵明继任东北军区司令员,这些听起来是中国人名字的人,其实全部都是缅族,赵明任司令员后,权力开始收紧,付司令彭家声很快被清除出局,其弟彭家富的旅长则由蒋志明取代。

    彭家声回到老家景北县的贺岛,在暗地里进行秘密活动。

    1987年8月,东北军区原付司令彭家声,人民军原二旅旅长杨忠卫、缅共中央情报部李生、人民军果敢县大队长杨茂良等人在中国边境小城孟连召开了秘密会议,一致通过推翻缅共的决策,由彭家富回果敢成立人民军果敢临时军事指挥部,先期控制果敢军队,杨茂良予以配合行动,彭家声负责游说人民军各路人马,整个行动在高度机秘下进行了近一年多时间。

    一九八九年一月十二日正式召开武装起义的会议,会议通过了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民族同胞书,并通过了起义部队的全称,根据彭在缅甸和大多数人商量的意见,全名为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同盟军总司令为彭家声。一月二十三日全会议通过了中央政治局人员名单,并组成临时中央军事委员会。

    一九八九年一月三十日,临时中央决定:于一九八九年三月十八日举行武装起义,正式成立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彻底推翻以德钦巴登顶为首的反动势力。”宣告了共产党在缅甸的完结。

    1989年3月11日,由于情况起了变化,临时中央军事委员会决定提前行动。果敢地区人民军正式起义,宣佈完全脱离缅甸共产党,正式成立“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同盟军迅速接管了果敢县大队,缅共果敢县委员会以及各种机构与仓库。13日,同盟军发兵勐古,缅共东北军区1旅四个营全部加入同盟军。14日,未放一枪一弹,同盟军顺利占领了缅共北方局所在地勐固,除2旅政委高良退入中国境内,其余人员全部倒戈同盟军。1、2旅馆正式编入同盟军893师,共3500人。临时军事委员会及时发佈“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同胞书”等文件,同盟军的行动很快取得成功,至3月16日,同盟军已经控制了原缅共东北军区80%的领地。

    1989年4月11日,缅共候补中央委员赵尼来和中部分局付司令鲍友祥及人民军5旅、12旅等在北佤县困马宣佈起义,17包围了缅共中央所在地邦桑,扣押了缅共中央全部领导人,随后将他们驱赶到中国云南省孟连县勐啊。该部共编为214、217、418、420、525共五个师和两个独立团,共15000人,控制了南北佤、邦桑特别区和景北县的大部,人员多数是佤族,上层领导中有不少是中国出去的汉人。

    1989年4月19日,815军区司令员林明贤也率部脱离缅共宣佈独立,组成“缅甸联邦掸邦东部民族民主同盟军军政委员会”,815军区编为369师、911两个师,兵力3000余人,控制了缅甸东部缅中、缅老边境地区,面积为4952平方公里。

    被赶入中国境内的缅共中央领导人在走头无路的情况下,于6月16日在中国云南省孟连县召开了秘密会议,决定成立登钦巴登顶、政治局委员吴觉敏,耶博呑以及北方分局书记吴丹组成一个临时中央领导机构。6月26日,中央迁至101军区所在地板瓦,尽管暂被接纳,但101军区司令丁英在内部意见不一致的情况下,声称“暂时不接受缅共临时中央的领导”。

    101军区是缅共中最晚组建的一个军区,成员基本上是克钦族,这个军区实际上只相当于人民军中一个旅级单位,下属三个营和一个教导大队,正规兵力600人,总部设在中国腾冲境外的板瓦。经历了树倒猢狲散的缅共中央,十几个人寄人篱下地生活在101军区,德钦巴登顶与政治局委员们在最后时刻仍然在发号施令,仍在不烦其烦地开会,1989年9月,他们终于走到了尽头。

    101军区付司令泽龙与三个营的营长,一同向司令员丁英施加强大压力,迫其作出最终选择,或脱离缅共、或自己跟缅共少数领导人一起离开板瓦。面对来自内部的巨大压力,丁英权衡再三,看到缅共大势已去,又回想起当年在缅共中被歧视的往事,选择了与泽龙等人一起脱离缅共。

    当丁英将最后的决定通知德钦巴登顶时,这位共产党的领导人落下了眼泪,不得已,德钦巴登顶等人只有离开101军区,来到中国境内,请求中国当局给予躲藏之地。

    缅甸共产党经过50年,最终降下了历史的帷幕。纵观其半个世纪的发展轨迹,耐人寻思,令人回味,它由一支共产主义政治武装力量,演变成为一支缅甸最大的反政府武装,同样是这批人,还是相当的政治理念,为什么会落得一个这样的结局。尤其是最后20年内,究竟还是不是一支政治军队?究竟还是不是代表人民的军队?

    不过,缅共的存在,给予金三角以更加丰富的内涵。它的一切,使得人们在看待整个金三角的过去与今天的同时,会得到更多一点启示。

    由于有了缅共,金三角变得更加复杂。

    由于有了缅共,金三角的今天变得更加令人注目,变得更加充满魅力。

    由于有了缅共,大毒凫罗星汉、坤沙等人实际上有了相形见绌的意义。

    这,也就是当今世界瞩目的金三角的内幕所在,这也是金三角地区,政治的、民族的、经济的角斗中,鸦片为什么会扮演最为重要的原因所在。

    注:文中所涉及人名均为真名,311武装起义由于本书主要内容的关系,在这里只作了简单的描述,实际上,311武装起义远非如此简单,起义最终由于许多鲜为人知的变化而造成现今这样的局面,这是任何人也无法想像的,为了保留历史的真实,在以后可能的时间,我们将会全面了解全部史实,还历史的本来面目,详尽描述311武装起义的整个经过和命运结局。

    附注:黄砒的加工

    由于黄砒易于加工,所以缅共时期大量的黄砒进入国际市埸,经加工过的黄砒,远比鸦片容易运输的多,而且经济价值更高。

    用几只大铁桶,将生鸦片放入铁桶内,铁桶中已经有1/4的水,放入的生鸦片是水的2倍,即二分之一的比例。放入生鸦片后,将铁桶放入一个正在烧煮热水的大铁锅中,利用大铁锅中的热水,给铁桶加热水温一直保持在80摄氏度左右,因为水温若超过85度,就会完全影响吗啡的品质。

    不停地用一根木棒将铁桶内的鸦片搅动,生鸦片逐渐溶于水中,同时要不断地注意锅内温度以及锅下的柴火,以防火太大或太小。

    生鸦片完全溶解后,往铁桶内倒入一大瓢生石灰(即氫氧化钙),并不停地用木棒搅拌,生石灰将鸦片片液分解成吗啡和少许可卡因,鸦片液这时呈乳浊色 就停止搅拌,鸦片里的其它生物碱、硫酸钙及不溶解的胶质特都沉淀到桶底,鸦片液成了淡茶色,提起铁桶,把鸦片液从一块绷着布的木框上倒入另一只桶内,鸦片液经过紧绷的布过滤,沉淀特就过滤掉了。

    过滤后的鸦片液又重新按第一步方法再稍加热,放入两大瓢的氯化铵并加以搅拌,氯化铵使吗啡结晶沉淀,再经过过滤,吗啡就从溶液中分解出来,这些灰黄色的结晶物就是吗啡。

    吗啡并不是100%的纯品,它仍含有一小份可卡因,把这种吗啡压成块状后,就成为金三角人所说的黄砒,它的纯度为95%左右。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缅甸共产党中央51特别秘密行动组(三)
  • 缅甸共产党中央51特别秘密行动组(二)
  • 缅甸共产党中央51特别秘密行动组(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