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缅甸共产党中央51特别秘密行动组(二)
(博讯2004年3月29日)
    德钦丹东遇刺对勃固山区的缅共是一个沉重打击,并直接导致了“白旗派”的终结。缅甸政府军抓住这有利时机,对勃固进行大规模进攻,取得了全胜。

     1968年,重新占据缅甸北方大片土地为根据地的缅甸共产党,基本上是原来“白旗派”成员,由于“红旗派”退出历史舞台,“白旗派”就再也没有沿用这一名称。 (博讯 boxun.com)

    南部缅共武装面临灭亡时,北部被各种先进武器装备的人民军却不断取得胜利,势力影响越来越大。外电报道说在一些职业军人娴熟指挥下,缅共人民军过关斩将,使政府军产生了极大的惊恐心理。

    实际上这些军人就是中国派出的军事顾问,在中共全力支持下,人民军在果敢站稳脚根后迅速向萨尔温江西岩扩展,1970年4月,人民军攻克北卡佤山的勐卯。人民军内也开始大量使用毛泽东语录,在人民军的立功证书上清楚地印着毛泽东着军服的头像,内容十分奇怪,上面写道:XXX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在X次战斗中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精神,荣立X等功。下面署名:缅甸共产党人民军总部。

    1970年11月,占领与中国云南省畹町一桥之隔的棒赛,, 同时攻占了瑞丽县对面的姐兰、云南潞西县茫海境外的勐古并建立了根据地,缅共北方分局一度在这里工作,不久组建人民军东北军区,司令员林天,后为赵明,付司令是彭家声,彭家富为东北军区2 旅旅长,缅共人民军东北军区活动于缅甸贵概、棒赛、景北、勐古、果敢、北佤等地,东北军区加入了大量中国知青,缅共新的根据地,最强大时面积约3万平方公里,人口约50万左右,七十年代初,随着大批量中国知青加入缅共人民军,人民军在数量和军事实力上都有了极大的改变,相继创建北方根据地,控制北方的一些城镇及农村。

     1970年在中共军队的协同下,中共云南省军区司令员陈康亲自坐镇中缅边界一方蜿町,缅共集结了全部兵力,为打通西进之路首先进攻缅甸重镇腊戌,由于缅共军事失误,政府军掌握了缅共人民军全部军事计划,当缅共部队攻入腊戌火车站,缅共人民军战士正用火箭筒射击停靠在站上火车头时,奈温调动全国军队主力,将进攻腊戌的缅共人民军里三层外三层围了水泄不通,人民军在强大的火力下,只有强行突围,此次战役死伤参战的中国知青200多人,部队突围七天七夜回到中国边境蜿町时西进部队所剩无几,人民军从此以后也就开始走下坡路。

     1971年底,为鼓士气,在中国军队配合下,东北军区与果敢、棒赛、北佤县的县大队共3000兵力,进攻缅甸边境重镇滾弄,与政府军恶战42天也没能拿下滾弄。

     1972年攻占南卡佤山,占领邦桑、邦扬。邦桑成为缅共中央所在地。德钦巴登顶、杨光、林天、余建、德钦培等人纷纷进入邦桑,在邦桑中央所在地,开设了对外广播,与此同时,在僾尼族聚集的掸邦东部地区,缅共人民军815军区成立,林明贤任司令员,辖区在缅共中央附近根据地,林明贤是东北军区付司令彭家声的女婿,中国海南人。

     缅共人民军前后成立了四个军区:东北军区、中部军区、815军区、以克钦族为主的101军区,建立了中央警卫旅。

     东北军区主要负责腊戌以北的解放区,有二个正规旅,总兵力5000人左右,司令员赵明,付司令彭家声,参谋长余建,财政部长刘国玺,内务处长杨茂安,一旅旅长魏超仁,二旅旅长彭家富,付参谋长蒋声明。

     中部军区根据地在缅共中央所在地邦桑一带,主要辖区是邦桑以南的区域,司令员李自如,付司令是佤族头人后裔鲍友祥,下属5旅、12旅,兵力4000人,中部军区以佤族为主,是缅共人民军中一支较能呼苦与作战的部队。

     815军区当时的辖区一直沿湄公河至缅老边境,缅甸景栋以北的大部地区均是815的根据地,下属768旅和683旅,768旅旅长宰弄板,缅甸掸族为主。683旅则以僾尼族为主要人员。

     101军区在“史迪威公路”的北线靠近中国的一段,属于克钦邦,以克钦族为主,司令员丁英,克钦族,这个军区一直是缅共人民军在克钦独立军辖区内唯一的根据地,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邦桑中央警卫旅旅长罗常保,中国昆明知青,89年缅共灭亡后任815军区参谋长,和林明贤一起在与中国打洛一江之隔的小勐拉。

    1975年3月15日,德钦辛和中央书记德钦漆在作战中死亡,5月缅共召开了中央委员会扩大会议,选举德钦巴登顶为缅共中央主席,德钦偑丁和钦貎基为付主席组成了新的中央委员会。

    简单描述一下原缅共部队及组织情况,对于了解缅甸北部的共产党武装力量,是非常有帮助的,通过了解及本文的深入,大家就会了解实际上缅甸北部各种贩毒武装,除坤沙和果敢毒品大王罗兴汉以外,也就是原来的缅甸共产党人民军。

    缅共与海洛英

    69年以来,中国知青上山下乡,大量知青下到与缅甸一江之隔的瑞丽等地,缅共在中国边境一线开办了几个兵站,走头无路的知青为谋一条生路投奔了缅共领导的人民军,缅共增加了这一批有知识文化的人员,带动了人民军的大规模发展,中国派出以李金桥(后云南军区司令员)为首的军事顾问团,组织和协调缅共物资供给及战略指挥等工作。虽然中共支持缅共,缅共的经济还是有限。

    为解决中央经费不足的矛盾,缅共中央支持在解放区内,允许农民种植鸦片,并由一些地方财政贷款给农民发展鸦片的种植,所有鸦片统一由公家收购,禁止任何个人进行鸦片买卖活动,为进行统一管理,在东北军区辖区果敢县老街成立专门的税务处,由缅共中央指派人民军东北军区人员唐朝文任处长,所谓税务处实际上是为了协调鸦片外销的一个公开机构,为使税务处能名正言顺工作,同时在老街开办的一家“特货贸易公司”,在缅北非常时期,鸦片的名称即为“特货”。果敢县委财政部长杨茂安主持特货公司工作,人民军东北军区财政部付部长兼贵概县财政部长刘国玺统一负责实际行动及财务管理。

    税务处正式设立和特货公司的开张,标志缅共迈向贩运和买卖毒品的第一步。

     缅共当时有四个军区与10个县委、县政府,所有的费用开支均由缅共中央解决,每年需要上亿缅元的经费。辖区除去鸦片税以外的税收仅为支出的十分之一。在地下资源十分丰富,地上条件极为恶劣的缅北,要找到生财之路却万分困难,缅共中央政治局就经费问题经过多次讨论,提出在各军区和各县“创收”口号,实质上利用鸦片贸易解决经费来源。在创收口号的鼓励下,除中央的特货公司之外,各军区纷纷大显神通开始自筹经费。缅北虽然条件恶劣,当地百姓却有近百年的鸦片种植经验,以贩卖鸦片筹措经费,成为缅共七十年代以来的主要经济来源。

     在特货公司的大力支持下,缅北掸邦的烟农又有了更大的出路。播种时节,由特货公司贷款,等鸦片上市,烟农以鸦片交抵贷款,所余下的鸦片又由特货公司统一收购,缅北果敢、贵概、勐古、棒赛等地区的鸦片买卖全部由特货公司完全垄断,刚开始的1972年,上缴缅共中央的财政为两千多万缅元,最后发展为上缴利润六千多万缅元,成为缅共中央的经济支柱。

     由于鸦片在毒品交易中体积较大,味道又十分浓烈,在押运和交易过程中存在很大风险,74年、75年在和泰国北部毒贩交易中多次遭受到伏击,为解决这一问题,特货公司专门建成了加工厂,将鸦片加工成为“黄砒”,经过加工的黄砒只要进行再加工就成为四号海洛因,运输则更为方便,并且受到毒贩集团的欢迎。泰国北部山区也是这一时期毒品通往国际的一大渠道,隐藏在山里的加工厂将黄砒提练成海洛英再销往其它地区。这时的特货公司已经不适应发展的要求,缅共中央决定将特货公司改建成一支更加秘密而且机动性更强的队伍。(待续)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缅甸共产党中央51特别秘密行动组(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