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缅甸共产党中央51特别秘密行动组(一)
(博讯2004年3月27日)
     来稿:自由人民中国

     (博讯 boxun.com)


缅共史略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马克思主义才传入缅甸,非马克思主义的各式社会主义思想也传入缅甸,对当时反英独立的青年深受影响。1939年8月15日,一些“德钦党”(即后来的我缅人协会)内的激进分子德钦丹东、德钦索、昂山、德钦巴欣、吴登佩敏等人在印度共产党的帮助下成立“缅甸共产党”。昂山当选为第一任共产党总书记,不久由于昂山忙于别的事务,与共产党渐次疏远。

     1940年至1941年间,德钦丹东、德钦索等人被捕,缅共无形中陷于瓦解,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暴发,1942年1月日本军队从马来西亚和泰国侵入缅甸,德钦索出狱,恢复了共产党的组织,任第二任缅甸共产党总书记。

     1944年8月,缅共、“缅甸国民军”(昂山为首)、“缅甸人民革命党”(即缅甸社会党前身)等抗日团体,秘密组织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成立“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

     1945年缅共召开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会议推举吴登佩敏为缅共中央政治局书记,并通过了在缅共推行美国共产党白劳德路线的“和平发展路线”。

     1946年3月,由于清算白劳德路线造成缅甸共产党内部第一次大分裂,德钦索与其它七个中央委员脱离缅共另行组织红旗共产党,德钦索任红旗共产党中央总书记,缅甸共产党则重新组成新的中央,选举德钦丹东出任中央总书记(后改称中央委员会主席)。

     1946年10月,缅共因同昂山(此时已经完全脱离缅甸共产党)及社会党份子政见分歧,缅甸共产党决定退出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缅甸独立后,缅甸共产党坚持反对吴努政府,1948年8月,吴努政府向缅甸共产党全面进攻,缅共被迫转入地下,并开展武装斗争,同时转入武装斗争的有红旗共产党、人民志愿军和一部份国防军。

     1949年3月,缅共与人民志愿军及起义的国防军(该部国防军于1950年完全接受缅共领导,并正式编入缅共的武装中)取得协议,建立“人民统一阵线”,组成了“民主联军”,协同作战。但为期不久,阵线即告分裂,并发生内战,克伦自卫軍与缅共发生武装冲突,缅共同时与红旗共产党之间也发生磨擦,缅共武装斗争的发展大受影响。吴努政府则于1950年4月至1951年底间,发动了三次大规模进攻,缅甸共产党武装被迫退出所有城镇,全部转入农村。

     红旗派的武装力量在政府军的打击下不断削弱,活动区域曾退至缅印边境一带,最后仍未逃脱失败的厄运。曾经是缅甸共产党创始人之一的德钦梭,在其内部分裂后,实际上已经不得不放弃共产主义主张,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事实。

     红旗派的武装并没有回为其红旗的称谓而壮大,反之越来越小。领导人德钦梭他的长处在缅甸文学创作,曾经就是一个著名的缅甸作家,随着时间推移,作家更加有了更多创作的欲望。革命对于他们说,似乎是彻底失败了,“红旗”勉强坚持到1972年便烟消云散了。

     德钦梭于1972年被缅甸政府逮捕,宣判死刑,后改为无期徒刑,由于德钦梭本人向当局说明需要书写缅甸历史的縁故,1980年被当局提前释放。

     缅甸共产党“白旗派”较之“红旗派”要好得多,其领导人德钦丹东领导的地下武装,50年代以勃固为根据地,在克耶邦、克伦邦发展了自己的势力和地盘。

     缅甸政府自奈温上台后,开始对一切反政府武装采取了高压打击手段,缅甸共产党及其武装首当其冲。

     50年代后期,在政府军的打击下,“白旗派”失去了原有的优势,队伍四散,部耸武装力量聚集到了缅中边境一线。

     原缅共武装中的克钦族部队以及部份缅族部队,由于不敌缅甸政符军的军事打击,在五十年代后期、六十年代初期退到了中国境内,被中国政府接收并进行了安置,克钦族大多安排在中国贵州,缅族大多数安排在中国四川。

     1952年7月,缅甸共产党、红旗共产党和人民志愿军骨干份子组成的人民同志党之间停止了武装冲突,举行三党谈判,讨论三党合作以及进而实现三党统一的问题,但由于三党仍有原则分歧,会议没有达到圆满的结果。此后,缅共曾一再向吴努政府提出和平谈判建议,吴努政府都予以回绝。

     1959年缅共同克伦族团结党、新孟邦党、克耶族进步党、钦族最高委员会建立了“民族民主团结阵线”,实际上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1960年11月,缅共派代表参加了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召开的莫斯科会议,并签署了有关文件。以后在国际共运的争论中,缅共站在中共一边,并明确规定:毛泽东思想是缅共的指导思想。自此以后,中共全面介入缅甸内战中,为缅共培养了大批军事指挥员,建立了缅甸共产党人民军,所有装备及物资均由中共提供,从此缅共也完全充当着中共义务兵的角色。

     1962年奈温将军上台执政,1963年6月至11月,缅甸政府(革命委员会)提出与缅共进行各谈,在中共的背后支持下,缅共在和谈中全面要求参政,并拒绝了政府要缅共交出武装的要求,红旗共产党领导德钦索也带领代表团参加了这次和谈。

     在中共武装夺取政权的指导下,缅共于1964年举行中央全会,确定了“赢得战争、夺取政权”路线。

     1966年中共国庆,缅共主席德钦丹东作为毛泽东的亲密友人登上中共国庆天安门城楼,正式揭开了中共公开支持缅共的序幕。

     1968年9月24日,活动在缅甸勃固地区“白旗派”的缅共主席德钦丹东在营地被其警卫人员枪杀,当时缅共中央与活动在缅北的人员对接不上的状态下,他们不清楚缅北的德钦巴登顶在中国的支持下已经在缅北建立了根据地,为了转变局势,德钦丹东的中央与政府吴奈温进行了一次和谈,奈温将军亲自派飞机将“总书记”德钦丹东接到仰光,双方谈判没有任何结果,德钦丹东被飞机送回不久,就被缅甸情报部门策反成功的德钦丹东警卫员苗敏刺死,苗敏携枪逃跑,缅共中央推选德钦辛继任主席,德钦巴登顶为付主席。德钦辛1975年在缅甸政府军的军事围剿中阵亡。

    德钦丹东被刺当时是中南半岛上共产党组织最高领导人首次遇刺身亡事件。这次行动的成功,缅甸政府军事侦探部起到了十分重要作用。尤其是1962年以来,奈温将军的情报工作较之吴努时期有了一个更大飞跃。某种意义上讲,情报系统成为缅甸执政者必不可少的工具。当时缅甸的情报系统分为军队和警察两大块,真正起作用的是军事情报系统。

    勃固山区是缅甸南部地区的一个咽喉地带,东邻克伦邦、东北接克耶邦,南部与仰光相邻,由于濒临大海,山区气候异常,一年四季冬夏分明,当时“白旗派”的领导德钦丹东将根据地选在这里,明显是一个战略错误。

    德钦丹东平时有一个警卫班担任保卫,打仗时,一般是由警卫队长带领至少一个排的人马跟随左右,保卫工作自从昂山将军遇刺后,缅共中央采取了更加严厉措施,特别是在与缅甸政府军对抗的特殊历史时期。德钦丹东的警卫班长苗敏是正宗缅族,跟随德钦丹东十几年的时间,由于苗敏对总书记的生活习惯十分了解,他被任命为警卫班长,苗敏虽然只是一名班长,但连中央的领导也要对他客气,他的位置十分重要,此人平时还老实,工作勤勉,能吃苦耐劳,深得德钦丹东的青睐。

    奈温派飞机接德钦丹东赴仰光谈判,苗敏一同前往,照顾总书记的起居饮食。没想到这一次他被政府的有关人员“盯”上,做了大量工作,在金钱的诱惑下,苗敏终于答应与政府的合作条件。随身警卫的变化,德钦丹东丝毫没有察觉,同机返回了勃固根据地。德钦丹东每天早晨都要沿山路走一转才回来处理事务,他被刺杀这天他想一个人独行,苗敏坚持将其它警卫留下而自己跟随,心事沉重的德钦丹东根本没有理会苗敏这种有企图的蓄意安排,已经走出营地,德钦丹东还在往前走,似乎前方是他的归宿。德钦丹东走到一个土包上停了下来,看前远处出山的太阳,显得心事重重。身后的苗敏见时机成熟,掏出随身的双枪,从背后向德钦丹东一阵猛射,瞬间德钦丹东就倒在血泊里,苗敏摘下了德钦丹东的手表,携枪向仰光潜去。(待续)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