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法西斯化的新疆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2月07日 来稿)
    
    针对新疆的倒行逆施,近期国际社会抗议声浪日紧,当局却变本加厉,更加疯狂,又有大批人被抓进去了。
    

    近日自己的亲人也被抓进去了!只是因为十几年前的“私朝”(未通过官方组织而自行前往麦加朝觐)。
    
    未经任何司法程序关押数百万的集中营,官方叫“思想转化学习班”——现在对外宣称“职业培训中心”。
    
    因为参加过经学班,因为参加过Tabligh“泰布利厄”宣教活动,因为参加过“私朝”,因为教孩子宗教知识,因为6年前参加过一场斋月“盖德尔”聚会,因为二十年前修建清真寺三百两百地出过捐助,因为给男人被抓去剩下生活无助的孤儿寡母出散过捐助,因手机里查出有《古兰经》音频和朝觐图片,因为男人留胡子、女人带头巾,因为给孩子取“经名”。都被送进去了。他们说这些都是非法宗教活动,是资助恐怖,是“宗教极端”行为。从14岁的孩子到70多岁的老人,从未婚少女到70多岁的老奶奶,也不能幸免。
    
    说是叫“思想转化学习班”,学习改造思想,那里面可不是学堂。里面人满为患,睡不下要轮班换着睡觉,还要像码砖块一样侧立着才能睡。不能礼拜,不能封斋,不能问吃的饭清真不清真。有人不服改造,有人偷着指点着悄悄礼拜,被发现就加戴戒具,镣铐加身。女性们进去要脱光了检查,别说戴头巾穿长衫,一律剪成齐耳短发,甚至剃成光头,短袖背心大裤衩。除了高强度强制“劳动”,就是学习改造,重在改造转化思想,让由信教向信党转化,让放弃伊斯兰教信仰,只能信党,不敢再信教。
    
    还要家人每月来交一千块钱的生活费。就像当年他们以反革命罪枪杀了因言获罪的林昭后还要向她家人收取5毛钱的子弹费一样,残杀了无辜还要侮辱活着的亲人。
    
    每月都有人因“心脏病突发猝死”通知家人领取尸体。儿时的玩伴因6年前参加过一场斋月“盖德尔”聚会送去“学习班”,一年后通知家人去领取尸体,“开凡(裹尸布)”袋都不让打开,是不是自己的亲人都不让看一眼,盯着家人马上埋掉。
    
    有相识的朋友因参加“泰布利厄”宣教活动被判处12年,有认识的师娘因办经学班被判处8年,有阿訇因微信群里讲解《古兰经》和《圣训》被判刑6年。
    
    那“学习班”没有期限。表现好的,能积极揭发他人参加“泰布利厄”活动、办“经学班”、“私朝”、有人捐助男人被抓去剩下的孤儿寡母等“非法宗教活动”和“宗教极端行为”的,可解除“学习”释放。有几个月一半年出来的,但必须保证绝对不能对外说里面的事,否则,随时让再进去,出来的人对外人只字不敢说里面的事。而绝大多数人已进去两三年至今没有期限。还不断有人被送进去,近日国际抗议声浪日紧又出现一个高峰。
    
    抓一个人进去,社区就能决定,可放一个人出来却要从政法委、统战部、公、检、法、宗教局到社区等九个部门盖章同意,一票否决,一个部门不签字盖章都放不了人,进去放出来的人极少。
    
    这些只是知道回族人的情况,维吾尔族人的待遇更惨。
    
    从前只听过有因政治言论获罪的思想犯,今天却竟有因信教获罪的信仰犯。想想当年“反右”、文革时改造右派、反革命的劳改队、劳教所,就知道这“职业培训中心”是个什么东西。
    
    法西斯纳粹集中营什么样,谁也没见过,都是电影上看到的,可这“思想转化学习班”却活生生地就在身边。
    
    没进去的也不好过。社区和驻村工作组包户负责,凡穆斯林家家都要签承诺书,家里不许礼拜,不许封斋,不能有《古兰经》、礼拜垫、阿拉伯文贴挂、伊斯兰教图片和小净用的汤瓶壶,他们说这些是“宗教极端用品”。男性不能戴白帽留胡子,女性不能戴头巾穿长衫,穆斯林之间不能说“赛俩目”,不能给孩子取教名,手机上不能有伊斯兰教音视频和图片,手机不能发“主麻吉庆”的问候语。社区或农村驻村工作组包户干部随时可能上门检查。家里偷偷礼拜,礼完赶紧把拜垫藏起来;斋月里偷偷封斋不敢开灯,像做贼的一样。大街上会有社区大妈们手持剪刀拦下穿长衫的女性,把长袍剪成短褂。78岁的老奶奶也会被包户干部找上家门勒令揭去头巾。他们说这些是“宗教极端行为”。抗命不遵者随时可能被送进集中营。为了禁止和查处私自去朝觐的人收缴登记个人护照,有逃避不上交的,要儿女停止工作,让父母交来护照才能上班;为了逼迫在埃及土耳其留学儿女回国,威胁父母叫儿女回来,否则就送父母进集中营。家里有一人进营,全家都受株连,儿女停止工作,家人受监控,定期去社区报到。“学习班”让人闻之色变,心惊胆颤,人人自危。
    
    社区监管不让礼拜,不让封斋,不让戴头巾穿长衫,却组织人们去社区学唱红歌,跳广场舞。社区包户干部随时入户登记调查,每天去清真寺礼拜,还是每周去一次,或者每年去一次。根据去清真寺礼拜的次数确定社区对你“关怀”的程度,每天、每周或者每月限时去社区报到汇报。
    
    主麻日去清真寺礼拜都要登记身份证,凡退休党员干部和所有拿退休工资的非党员公务员、教师、医生、国有企事业单位退休人员,一律不能进清真寺礼拜,否则扣发退休工资。只有无业老年人才敢进清真寺礼拜。从前人满为患的清真寺,现在主麻日只有两三排人,每天五番礼拜者更是聊聊无几。主麻日在清真寺的社区干部、安保人员和警察比礼拜的人还多。既然已没人礼拜,还要清真寺干嘛,大批清真寺就此被关闭,一些清真寺被拆除。
    
    大街小巷的清真餐馆强令一律除去“清真”标识,以店主经名命名的“尔萨清真饭馆”必须要改成汉字店名,可以叫“马军饭馆”。
    
    两个回民老人公交车上相遇互相问候,问“退休工资正常发着吧?”,没在意习惯性说了句“知感胡达,发着呢”。没成想隔墙有耳被举报,不久退休工资被停了,被告知:“不感恩党,感恩胡达,让胡达给你发退休工资去吧”。
    
    为了让维吾尔族穆斯林摆脱“清真”的束缚,当地干部逼他们养猪,还美其名曰“扶持维吾尔族人开办养殖业脱贫致富”。
    
    全国多个出境口岸派驻“新疆工作组”,盘查拦截出境的新疆籍公民,规定26个穆斯林国家不能去;在广州,“新疆工作组”在当地警察、社区的配合下上门查禁在广州租房打工戴头巾的新疆籍穆斯林姑娘;在三亚也驻有“背后疆工作组”,登记在三亚过冬进清真寺礼拜的穆斯林。
    
    之前曾经对出疆到内地的新疆回民不敢去清真寺礼拜,不敢戴白帽戴头巾感到不解,现在才深深理解他们内心的苦衷。
    
    清真寺里的满拉(学员)或被送去“学习班”,或被遣散,只留下政府指定的一个阿訇,党叫说啥就得说啥,党教做啥就得做啥,讲“瓦尔兹”(演讲)必须要讲“感恩党,感恩习主席”,每次礼拜结束要给党、给习近平做杜瓦(祈祷、祝福)。清真寺里不许有《古兰经》,统统撤下,只能摆上《习近平讲话》、《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这也不是他们说的“中国化”呀。那两本名著可是那个犹太人写的,那个主义也是那个犹太人创立的,不是中国的。
    
    新疆官员恬不知耻地对外宣称:“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生活在新疆”,甘宁青的穆斯林学者阿訇们也被迫违心地歌颂:“中国穆斯林赶上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黄金时代”,要“爱国爱教”、“穆斯林永远跟党走”,要做“政治上可靠,让党放心”的好阿訇。
    
    新疆汉族人的日子也不好过。各单位公职人员都得找一家穆斯林结亲,双休假节日要去“亲戚”家看望,得自己出钱买礼物,公家只免费给一套《习近平讲话》,在“亲戚”家同出同住,教穆斯林“亲戚”学汉语、包饺子、包粽子、穿汉服,一起学习《习近平讲话》,走时要给“亲戚”家留下食宿费,还要买些“亲戚”家的大枣、核桃、葡萄干等干果,帮穆斯林“亲戚”脱贫致富。整得汉族人家里干果吃不完,送人都没处送,苦不堪言,如今越来越多的汉族人反倒同情起穆斯林来。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道!
    
    一个不义的政权其残暴不仅是对某族某教,对所有弱势群体都是一样。在全国各地,不是同样有因在自家耕地了烧了秸秆和在寒冷的冬季因烧不起气而烧了煤被行政拘留并罚款吗?街头讨生计小贩被城管砸摊暴打欺辱,不是也屡屡发生吗?城管动手警察助阵暴力强拆不也屡见不鲜吗?内地诸省对基督教不是也在严加查禁吗?不是也“要让信教群众从信教向信党转变”吗?只是没有办“思想转化学习班”,没有新疆那么惨烈而已。
    
    如此残暴不义的政权古今罕见。这个已失去人性的不义政权,早已丧失了任何存在的理由。一个靠暴力和谎言维持的政权还能持续多久!
    
    历史无数次证明,任何极端的政策都不会长久,越极端越短命。对自己的人民施以暴政的政权都不会有好下场!他们已走向疯狂,离灭亡还会远吗?纳粹法西斯什么下场,红色高棉什么下场,他们就会是什么下场!
    
    我们无能为力,只能祈求真主。祈求真主加速这个罪恶的政权早日灭亡,祈求真主让穆斯林脱离苦难!
    
    已感觉到一场危险正在向我逼近,但不会停止发声,不会停止揭露,面对不义与残暴自己不发声谁会为你发声?自己不揭露谁会相信这世道还有这样残暴的罪恶!
    
    放过我的亲人,放过那些老人、孩子和妇女,等着你们找我来。哪天我突然失踪了,大家也知道我去了哪。
    
    这丧尽天良残的暴政!
    
    作者:惧名
    2018-1-20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7162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常委铁了心要逼台湾香港新疆西藏独立
·关注将张海涛被判刑消息透露出来新疆维权人士姜志林
·孙文良:来自新疆兵团滥用职权贪污腐败的内部报告 (图)
·来自新疆兵团滥用职权贪污腐败的内部报告 (图)
·新疆访民宁惠荣已关押半个月望关注/徐永海 (图)
·G20前宁惠荣被截访回新疆关进派出所 (图)
·陈进学:新疆高院交涉张海涛案情况通报 (图)
·祝洪章中校在新疆马兰核试验基地西门外举牌抗议 (图)
·质疑新疆简化申请护照程序维吾尔人
·上海孙宏萍请求新疆建设兵团监狱管理局局长程克强主持公正司法
·新疆哈密矽肺病古稀老人:谁违背“宪法”一一国家信访局
·新疆访民张建华被北京丰台派出所带走 (图)
·申请游行示威!判刑三年半!/新疆宁惠荣
·新疆哈密残疾老人申请游行示威!判刑三年半!
·习总严惩新疆暴恐是大事
·么子柱一家被流放新疆喀什 社会抚养费里大玄机 (图)
·上海孙宏萍:新疆阿克苏塔门监狱疑似杀人灭口
·孙宏萍:新疆阿克苏塔门监狱杀人灭口
·新疆石河子市149团职工代建军冤魂尸骨不全至今11年不得入土为安 (图)
·河北、新疆双重身份访民蔡志国的案情(二) (图)
·新疆官逼穆斯林过年食猪肉威胁拒绝即关再教育营 (图)
·藏水引新疆「红旗河工程」恐掀国际抢水大战 (图)
·新疆各地强迫穆斯林过春节及吃猪肉 (图)
·自由之家报告:新疆再教育中心遭谴责 (图)
·人权组织发表联合声明呼吁成立新疆问题国际调查团
·官媒大造文章 获邀访新疆再教育营埃及记者:做法可移植回国 (图)
·云南丽江地震4.1级约半小时后新疆5.2级 (图)
·新疆塔城发生5.2级地震 不少人被从睡梦中晃醒 (图)
·中信港公司拟新疆建培训中心 有董事曾涉侵犯人权 (图)
·港企签约新疆建培训中心老板系美国「雇佣兵之王」 (图)
·欧盟代表团访新疆 称存在人权侵犯状况
·再教育营抓捕目标:新疆知识分子 (图)
·新疆哈萨克人被扣期间疑被用药 家人指获释后精神失常 (图)
·新疆一企业家疑因拒绝洗脑被判刑 (图)
·内地雇新疆哈萨克人 要求学汉语入党 (图)
·政协委员倡办世界新疆人大会 被指欲除世维会影响力 (图)
·新疆政协委员建议举办“世界新疆人大会” (图)
·镇压新疆犯众怒 中国急着洗白 (图)
·新疆发生5.1级地震 喀什市震感强烈
·新疆“再教育营”: 美国公司为避嫌 中断和新疆供应商合作
·新疆镇压史:王震杀人如麻 (图)
·慈禧对中国的最大贡献:将160万平方公里新疆留在了中国 (图)
·王震广招寡妇妓女进新疆 知情者回忆 (图)
·黄晓敏: 我与新疆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的未了结 (图)
·胡德平:张治中先生谈新疆 (图)
·新疆和杨老将军
·1955上海妓女改造:920名发配新疆天山 (图)
·万名山东妇女新疆屯垦戍边60年 开拖拉机灯防狼
·知青在新疆:冒零下41度严寒外出巡逻冻成残疾 (图)
·伊塔事件:1962年六万新疆人叛逃苏联内幕 (图)
·史上隐性腐败解读 纪晓岚因此被流放新疆
·巴雅古特:鲜为人知的新疆若羌县“大土耳其案”
·中苏曾在新疆激战 共军38死
·穆罕默德·雅霍甫(阿古柏)入侵新疆
·王震在新疆纪实(图)
·先结婚,后恋爱 当年八千女兵赴新疆结婚纪实(图)
·苏联在新疆发动惨绝人寰的“三区革命”
·哈萨克斯坦及其与中国新疆的关系/厉声
·民国时期的新疆王盛世才
·王震杀新疆人,有个村子被大炮轰平
·外国记者参观新疆集中营与高尔基参观古拉格劳改营 (图)
·伊利夏提:中共为何邀请外国记者参观新疆集中营? (图)
·武统后民进党员全搬到新疆去摘棉花
·华旸:新疆维族解放的可行之路 (图)
·储百亮:中共新疆建立拘禁营,“转化”维族穆斯林 (图)
·再教育营:新疆穆斯林的恶梦 (图)
·国际学术传媒将港与新疆受北京钳制相提并论 (图)
·伊利夏提:摧毁新疆集中营已成全世界焦点和呼声
·纪念维护国家统一新疆建省的慈禧太后去世110周年
·新疆一年流失百万汉族人!习近平要高度警惕高度重视
·新疆见闻:消灭他们的文化 同化他们的族群
·新疆再教育营:中国在人权理事会广受批评 (图)
·左宗棠收复新疆 戡定四场大乱国家中兴/汉评
·中国为何承认新疆拘禁营网络
·王力雄:懂新疆首先要懂人心
·新疆官员为“再教育营”辩护,为何全球不买账?
·高新:王震当年主政新疆险死习仲勋之手? (图)
·中国承认新疆地区设有“再教育”营 (图)
·新疆去宗教极端化等于西方国家摆脱神权的伟大文艺复兴
·新疆修法 “再教育营”合法了?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