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G20”奏响“特朗普时代2”序曲 /庞忠甲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2月05日 来稿)
    
    作者:庞忠甲
    

    两年前,政治素人特朗普(Donald John Trump,Jun.14,1946 -)横空出世,奇迹般出人意料登临“山丘之城(A City Upon a Hill,美国神学家和政治家比喻自己国家,期许为体现上帝意志的理想境界)”巅峰,在人类科技创造力空前爆发/生存价值观激烈冲撞的态势下,开启了美国的也是牵动整个世界的大变革的“特朗普时代”。
    
    两年来,从华盛顿到世界各个角落,时刻随着“特朗普讯息”呈现,无数人起舞,欢呼、嘲笑,赞美、诅咒,爱戴、痛恨,皆成旋风。拥护与反对势力壁垒分明,喜欢他的人觉得是百年一遇的伟人,不喜欢的则三句不离“希望早日下台”。
    
    11月初美国中期选举,被视为攸关特朗普新政兴亡存废的信任公投,结果打破了执政党几必失利的传统魔咒,“非常接近一场全胜”,“是美国近80年中期选举少见”;昭示特朗普团队巩固了前沿阵地,“跨越了卢比孔河(Crossing the Rubicon,比喻凯撒进军罗马,义无反顾)”。“特朗普主义现已根植美国政治格局之中”。
    
    如把“大对抗”为主调,矢志克艰,砥砺奋进,举步维艰的近两年称为“特朗普时代1”,那么一个多方合作意愿端倪可见、“柳暗花明”、渐入佳境的“特朗普时代2”已告登程。
    
    ——有关拙文供参阅:
    
    2017年1月18日:《历史性大对抗,还是历史性大合作?——直面“美国史上最瞩目的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https://wenku.baidu.com/view/966600fc7d1cfad6195f312b3169a4517723e5c8.html
    http://bbs1.people.com.cn/post/1/1/1/160699280.html
    
    2018年11月26日:《世界转进“特朗普时代2”》 http://www.chinavalue.net/General/Blog/2018-11-25/1740130.aspx
    
    中国一以贯之地强调通过对话谈判以和平理性方式妥善处理国际争端,是为“和而不同”,“极高明而道中庸”,协力构建美好“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至优无上选项。
    
    “特朗普时代”的美国竟可能循此相向而行吗?
    
    特朗普主张拥有世界一流强大军事力量,“以实力保和平”,而非好战分子(除了对付“恐怖主义”);虽然好斗成性,却刻意追求持久和平。
    
    有人索性直呼特朗普为“好斗的和平主义”者(该提法创自美国前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陆士达,Stanley O. Roth);对此何妨借就“商人习性”小议一番。
    
    颇有人津津乐道借“商人出身”揶揄、贬低特朗普;奚落商人无德,唯利是图,重利轻义。莫非旧中国专制王朝抑商反商的愚民余毒阴魂不散,还是脱离常识的无知?
    
    自愿实现的商品交易应能经由生气勃勃的公平竞争获致互利双赢,促使各方发挥自己的专长和优势,细化社会分工,改进生产方法,扩大产业规模,驱动科技进步,引导社会进入具有上升意义的发展轨道。亦即出於利己的动机,产生了利在自己、功在社会的效果。
    
    商人因竞争而“好斗”,热衷于“讨价还价”,崇尚你好我好的契约精神,但根本上不喜欢暴力相向、自相残杀的战争,是天生以“和为贵”的和平主义者。
    
    如果特朗普禀赋勇于商业竞争的“好斗的和平主义”用到政治领域,大肆发挥“讨价还价”、“合作比不合作好”的“商人习性”,莫非苍生幸事。
    
    美国的国内政策和全球战略的不可持续因素,已经发展到了非合理化调整不可的时刻,这是躲不掉的问题;而且这种合理化调整不仅是美国的,也正是全球性化解危机、敉平险象,合力构建可持续发展长远战略所必需;根本上有利于有关各国建设现代化一流富强国家,以及实现和平发展合作的共同大目标,那么为什么忐忑于对抗情结,而非主动积极、因势利导开展一场不同凡响、史无前例的世纪大合作呢?
    
    正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1月5日揭幕的中国进口博览会上表述:“各国都应该努力改进自己的营商环境,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不能总是粉饰自己、指责他人,不能像手电筒那样只照他人、不照自己。”
    
    特朗普的主张不是金科玉律,免不了片面、失真、出错,或缺乏可行性。相关各方一旦发现不合己利,或者不切实际,尽可“有话好好说”,按照“商人”常规讨价还价,甚至推倒重来。反之,如果对方的压力,恰是促进自身纠治顽疾,升级进阶,发展进步的推动力,为何不能放下身段,拥抱欢迎呢?
    
    特朗普退群、弃约、释法、制裁,层出不穷,是蛮不讲理吗?
    
    诚如孟子所言:“大人者,言不必信,信不必果,唯义所在。”(《孟子·离娄下》)如果既有定规,已经丧失了公平、公正底线,求改革而不得,非大破其旧,何以大开新猷。
    
    亨利. 基辛格慧眼识人,向世人解释特朗普的“美国风格”:“他要彻底大修美国与世界关系的逻辑和非正统行事方法,或许正是美国和全世界所需要的。”
    
    又说:“我认为特朗普可能是历史上时而出现的那些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并迫使一个时代抛弃旧有伪装的人物之一。”
    
    特朗普总统连贯如一的强势政策,正在让其它国家不论是盟友或者竞争对手,再次尊重美国的良性主导作用,乐于排著队要与美国坐下来谈判。
    
    事实是,白宫历经反复激烈吐故纳新,业已组建一个美国史上善用和平对话达成共赢契约的执政团队,显示了通过理性协商化解老大难国际关系僵局的能力和效率。
    
    特朗普入主白宫后,鉴于世界贸易组织(WTO)以及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等国际经济机制无力贯彻公正原则,难以实现消除关税壁垒等合理化目标,使得“美国损失了大量资金”,甚至“让美国几乎没法做生意”,在举世懵然不知伊于何底之际,明确倡导破旧立新的大胆探索和谈判实践。今年美国政府官员已陆续同加拿大、墨西哥、欧盟、日本、澳大利亚等传统盟国谈成了通向零关税、重构贸易新格局的新协议。
    
    与奥巴马形成鲜明对比,特朗普一直试图通过接触、谈判,平息、改善与俄罗斯的紧张关系。他无视国内政客大打“通俄门”牌、反俄声浪甚嚣尘上,多次对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好意,有意尽早寻机会晤,谋建新的建设性合作关系。
    
    今年7月16日,特朗普与普金在芬兰赫尔辛基首次正式会晤。在会后的联合记者会上,特朗普说:
    
    “美俄两国的分歧已是众所周知,普金总统与我今天终于能够详谈这些分歧。我们两国的关系有史以来最差,但是就在四小时以前,情况改变了。我真心相信,从政治角度来说,没有什么比拒绝见面、拒绝合作更简单的了,但那样做只会一事无成。作为总统,我不能为了向党派批评、向媒体、向民主党让步,而在外交政策上徒劳一场。那些民主党人只想抗拒、阻扰美俄之间能为世界和平稳定开辟新途径的建设性对话。我宁可为追求和平而承担政治风险,也不愿为追求政治妥协而牺牲和平!作为总统,我永远把美国利益放在首位,将美国人民放在首位。今天的会晤,只是漫漫长路的起点,但我们已向更光明的未来跨出了第一步。我们有了坚实的对话,也有很多想法;我们的预期扎根于现实主义,但我们的希望却扎根于美国人对友谊、和平及合作的渴望。我说刚才那话的时候,我觉得我也可以代表俄罗斯。今天是极具建设性的一天,我们相处的这几小时,是极具建设性的几小时。我同意我们两国继续对话,这符合双方利益。我敢肯定,将来我们会时时再相见,也希望我们届时能解决我们今天谈到的每一个问题。普金总统,十分感谢您!”
    
    这段平话的精华关键词,应是:“宁教和平负政争,休教政争负和平。”
    
    11月11日,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一百周年纪念活动在法国巴黎举行,受邀出席的特朗普与普京有了“很好的交流”,人们惊奇的看到心领神会的普京向特朗普竖大拇指示好。
    
    惜因俄乌冲突,美俄两国领导人至今未便再次正式会晤,只能偶有非正式接触。白宫发言人表示:“我们希望尽快解决这个问题,重启富有成效的会谈。”
    
    特朗普与闹得僵僵的反美斗士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巴黎一战纪念活动中共进晚餐,11月17日两位领导人通电话重申了进一步发展两国间在各个领域合作的决心。
    
    特朗普同“不可理喻”的朝鲜“火箭男(Rocket Man)”(特朗普给起的绰号)金正恩谈出了“爱的火花”,“堕入爱河”,急不可待拟于明年初再次会晤,进一步推进朝鲜半岛无核化和朝美关系正常化的进程。
    
    面对国内莫要对朝鲜过多让步的舆论,特朗普回应:“如果有和平的机会,如果有机会中止恐怖的核冲突,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争取。”他接着说“虽然未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但和平永远都值得我们去努力。”
    
    朝鲜半岛像是突然按下了和解快进键。消息传来,板门店共同警备区内已全部清除所有地雷。自2018年11月起,朝韩双方将从板门店撤走己方全部武器。韩国总统文在寅在内阁会议上说,特朗普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因为他给朝鲜半岛带来了和平的希望。
    
    美国与伊朗关系因禁核协议之争陷于僵局。据报道,特朗普多次表示愿在不附加任何先决条件的情况下会见伊朗领导人,讨论如何改善美伊关系。“如果他们想要会谈,我就会见,任何时候都可以。”
    
    今年7月,特朗普指示高级外交官员谋求与阿富汗塔利班组织“直接谈判”,这是美国对阿富汗政策的重大转变,体现特朗普希望结束长达十七年阿富汗战争的决心。美国委派的特别代表本月2日开始访问巴基斯坦、卡塔尔、俄罗斯等国,为阿富汗和谈寻求支持,争取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在明年4月20日总统选举前达成和平协议。塔利班确认,这一反政府组织最近几个月与美方代表在卡塔尔至少有了三次直接对话。
    
    在美国力促下,也门政府与“胡塞”反政府武装将于12月初在瑞典举行和平谈判,双方后台沙特及阿联酋对谈判均表支持。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告知记者:尽管发生了卡舒吉被害案,美国总统特朗普仍维持与沙特合作的立场。他强调:总统们并非经常有与绝对“没有污点”的伙伴合作的自由。如果希望结束(也门的)战争,就应该与沙特打交道。
    
    特朗普上任以来,在美国政府大力推动下,以色列与海湾阿拉伯国家加大接触力度,与过去的秘密来往不同,显得相当公开和高调,向外界释放出双方关系走近的信号。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关系的改善,有可能促使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双方做出妥协,有利于巴以冲突的解决。
    
    今年9月26日,特朗普说打算“在两个、三个到四个月”发布帮助巴以实现和平的方案。“我真的相信一些事情会发生。在我第一届任期结束前完成它,是我的梦想。”
    
    世所公认,美中关系是全球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百般为难的纠结当中,大得最不容怠慢的就是美中关系了。
    
    今秋美中贸易战再度升温,关系急剧恶化;特朗普屡屡表示对美中贸易谈判抱持开放态度。11月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应约与特朗普总统有了长时间的很好的通话。其后中美高层互动显著增多,“有效管控分歧”成为关键词,显示双方都有意缓和中美紧张的局势。
    
    中国和日本最近频繁互动,紧张关系骤然缓和,正在步入正常轨道;其来之不易,可视为“中国终于认真对待美国要求”的诸多信号之一。
    
    11月30日至12月1日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G20峰会。这场今年最后的也是最为显要的高端国际会议上,尤其见证了充满疑惧和争议的“特朗普时代”正从“大对抗”迈步转向“大合作”,不啻奏响了一轮堪称“特朗普时代2”的历史性新阶段的转调序曲。
    
    11月30日,美国、加拿大及墨西哥三国领袖在峰会期间,签署了“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议”(USMCA),以此取代1994年订立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为长达一年的激烈磋商划下句点。特朗普形容新协议可成为模范,永久改善整体贸易环境。
    
    12月1日,二十国集团发布领袖公报,内容大部分支持美国主张,包括确认当前的全球贸易体系存在缺陷,承诺推动WTO改革。
    
    白宫一名官员就其原则性和灵活性有所说明:美国“致力就公报达成共识,但坚决反对对美国立场存偏见,若有必要,不惜退出。”他补充说,美国预留一些妥协的馀地,但有一些立场不容协商、不容讨价还价,至少“不是现在”。(例如与会的19个国家,都认同维护巴黎气候协定,唯美国反对。)
    
    峰会期间,韩国总统文在寅与特朗普12月2日会晤后说,美国总统请他向金正恩传达有关讯息,“特朗普对金正恩持十分友好的看法。”“希望对方落实美朝峰会达成的协议,并会满足金正恩的愿望作为回报。”文在寅4日表示,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有可能在今年年内访问韩国。
    
    在G20峰会上,特朗普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再次举行对新闻界关闭的会谈,持续了50分钟,评估了包括叙利亚问题在内的国际课题。
    
    一个已经强大起来,跃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必须同美国一道探索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当下愈演愈烈的贸易纠纷,已然刻不容缓,急待处理。
    
    12月1日,G20会后,美中两国元首和高级官员们有一场举世瞩目的晚宴晤谈,成为峰会收官最为亮丽的风景线。
    
    这场习特晚宴会谈长达两个半小时,比计划超过一小时。 据报导,“习特会以积极的调子结束。”会议室传来祝贺的掌声,双方看来都很开心。
    
    特朗普总统表示:“这是一场精彩的、富有成果的会谈,对美国和中国具有无限可能性。与习主席合作,是我的荣幸。”
    
    习近平主席说:“合作是中美双方最好的选择,愿意利用今晚的机会,同特朗普总统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看法,并规划好下一阶段中美关系。”
    
    美中关系大调整,可谓极为复杂纠结的超大型系统工程。本轮会谈结果并非“终战”,而是提供了有利彼此的阶段性“休战”缓冲良机;只要诚意不殆,应能谨慎乐观在商定期限内达成堪以避免“硝烟再起”的新协议,继续寻求解决争端、共赢合作之道。
    
    必须看到,一切争议当中最难将息、位踞要津,性质远超贸易纠纷,正是特朗普政府视为面临中国的最大挑战 ——攸关国本、唯此为大,以保护知识产权为显性表达形式的“创新力”角力战。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习近平《关于科技创新论述摘编》)
     
    一部人类文明史,就是“创新力”的表达史。创新,唯有创新,才是社会发展进步的源头(先进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由来)。大国真性崛起,概以“创新力”为转移。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指出,“我国创新能力不强,科技发展水平总体不高,科技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撑能力不足,科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这是我国这个经济大个头的“阿喀琉斯之踵“。”(2015年10月29日,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阿喀琉斯之踵”不可怕,要在知所以然,知行合一,实践求解。
    
    (注:希腊史诗中的超级英雄阿喀琉斯,被一箭射中致命死穴——脚踝,地动山摇般轰然倒地。)
    
    热爱中国,关切国运的爱国人士,应该庆幸“特朗普冲击”提供了无可回避的倒逼变革驱动力,迫使中华民族不容蹉跎,非得经由“剔骨剥肉”、“触及灵魂”的“深化改革”(包括社会制度革新和心态文化体系革新)唤起沉睡久矣的创新潜力不可。这不是什么追随美国意志行事,而是从中国自身的根本利益出发,为达成和平崛起伟大战略目标重中之重、要中之要的正当抉择。
    
    ——有关拙文供参阅: 2018年11月26日 《非“深化改革”,何以焕发“创新力”?》
    
    http://bbs1.people.com.cn/post/1/1/1/170019442.html
    
    “深化改革”,“天时、地利、人和”要素当中,若有一个可能开展和平理性大合作的外部环境,岂非喜人好事?
    
    发稿前有消息称:
    
    ——12月3日,特朗普写信给巴基斯坦总理表示,他在该地区最重要的任务是通过谈判解决阿富汗战争,他请求巴基斯坦协助推进阿富汗和平进程。巴基斯坦外交部就此回应称,伊斯兰堡将真诚地协助推进有关谈判。
    
    ——特朗普总统从20国集团峰会返回美国后,3日发推特说,他希望开始与习近平和普京讨论失控的军备竞赛。
    
    全球化大势不容逆转,但必趋于合理化!和平谈判謀解重大国际争端,有望走向规模化;莫非成为“特朗普时代2”一大旗标?
    
    “特朗普时代”大戏在“历史性大对抗”的密锣紧鼓中拉开帷幕,有望逐步导向一场史无前例共襄盛举的“历史性大合作”。如无重大意外,斯人如愿成功连任之日,兴许迎来“大合作”硕果纷呈的“特朗普时代3”?
    
    2018年12月4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217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非“深化改革”,何以焕发“创新力”?/庞忠甲
·国际货币汇率战的终极全赢大战略---举世共筹“初级世界元”/庞忠甲
·迈向“二十一世纪民主”──试论中国政改优化创新超越之路/庞忠甲
·庞忠甲:新片《孔子》观后感
·《“初级世界元”新概念和框架方案》要点/费穗宇、庞忠甲
·“儒化”无限好,谨防伪劣货──兼与康晓光先生商榷/庞忠甲
·金融危机祸福观/李 桉 费查理 庞忠甲
·金融危机前瞻(三)---关于在美国投资的若干选项/李 桉 费查理 庞忠甲
·金融危机前瞻(二)---福兮祸之所伏/李 桉 费查理 庞忠甲
·金融危机前瞻(一)---浪峰过后,长宜放眼量/李 桉 费查理 庞忠甲
·中国政改的积极信号—开通“权力制衡”之路/庞忠甲
·孔子“悖论”辨:轻利反商耶?---漫话“儒家利益驱动原理”/庞忠甲
·孔子“悖论”辨: 歧视妇女乎?/庞忠甲
·“横琴”宝地谋而后动——创建直辖“离岸金融经济特区”诹议/李桉,费查理,庞忠甲(图)
·孔子是创新型圣人/庞忠甲
·创新才真赢!/庞忠甲
·思想解放,只为焕发创造力/庞忠甲
·黑窑案警钟长鸣-不容回避根本应对之道/庞忠甲
·后黑窑案时期的要务/庞忠甲
·迎接现代风貌真孔子!--兼谈于丹、李零教授的贡献/庞忠甲
·洋务金融风月宝鉴---回眸盛宣怀晚清旧事/庞忠甲 (图)
·“郑和悲剧”的历史性警示意义--- 风雨神州“真假孔子双包案”/庞忠甲
论坛最新文章:
  • 绝不坐视霸凌中国公民行径? 墙内网民怎么说
  • 土耳其高铁事故已知9死47伤
  • 法国应对恐袭警力不足 黄背心示威决心不变
  • 斯堡凶犯继续在逃 警方吁知情人拨打电话197
  • 北京用力过猛:担心孟晚舟在美受审泄密?
  • 抓一再抓二 陆下决心不让孟晚舟被引渡美?
  • 孟晚舟事件令中国领导层处在尴尬的位置上
  • 加拿大前外交官被捕:北京将威胁付诸行动
  • 欧盟议会批准签署欧盟日本双边贸易协议
  • 北京确认抓捕第二名加拿大公民
  • 中国周三开始购买美国大豆
  • 台北选举验票结束丁守中未翻盘状告选举无效
  • 保钓委会致函安倍要求释放抗议南京屠杀者
  • 港府拒究梁振英秘收金 法律学者批沆瀣一气
  • 美媒:北京草拟新政策取代“中国制造2025”
  • 特雷莎·梅获下议院党团多数票保住首相地位
  • 中国异议诗人孟浪病逝香港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