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唯色:中国当局对自焚藏人的污名化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23日 转载)
    
    
    i/image
    图片:自焚西藏人 (志愿者提供)
    
    中国当局总是说它“解放”了西藏,给六百万西藏人民带来了“幸福”,那么,何以在“解放”半个多世纪之后,“农奴”要起来反抗“解放”他们的人?2009年以来,135位藏人连续自焚,从16岁到64岁,有男僧有女尼也有仁波切,有农民有牧人还有中学生,难道不都是被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解放”了的“翻身农奴”的后代吗?怎么会甘愿放弃党赐予的“幸福”蹈火而亡?
    
    当然,中国当局一如既往地,把这一切解释为“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 中国媒体也一如既往地,合谋将这个谎言变成堂而皇之的国家舆论。然而这么多的火焰,烧穿了戴着盛世面具的北京向世界不停宣说的谎言。这是多么地让它尴尬!在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个暴政,只相信枪,只相信钱,却不相信信仰,更不相信这世上会有人为了信仰燃烧自己。有这样一个暴政,以为谁都会服从他们,有枪有钱就可以摆平一切。为了洗白染上鲜血的手,他们也在编故事——这被他们描述为“争夺话语权”——结果被压迫者窒息的声音没有人听得见,世人听见的都是高音喇叭传出的被篡改的故事。
    
    为了抹杀藏人的自焚是对殖民暴政的反抗,为了掩盖境内藏地遭到空前高压的事实,中国政府及其喉舌新华社、新华网、CCTV 采取污名化手段,对自焚藏人进行道德上的毁损。比如,指他们或患有“癫痫病”、“精神方面有问题”,或曾“偷盗、抢劫”,“沾染酗酒、打架、赌博的恶习”,或“嫖妓”,“患有性病”,或“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或“夫妻不和”,“情感生活遭遇挫折”,或“学习成绩下降”等等。甚至连身体“残疾”、“性格内向”,也被说成是厌世自焚的理由。除此,还称有些藏人自焚是为了“赌口气”、“争面子”,“头脑简单,轻信别人”,以至于受到“达赖集团策划、煽动、支持”,甚至很恶毒地诽谤藏人自焚是“达赖集团给钱买尸”,阴险地指控藏人自焚是“杀生”、“犯戒”的“恐怖分子”行为,暗示藏传佛教是“邪教”。而这种种构陷,种种污名化,全都是这个国家的宣传机器和出卖良心的御用者干的龌龊事。
    
    为了自圆其说地解释藏人为何自焚,CCTV煞费苦心制作的官方宣传片多达5部,在其国际频道播出,总计两个多小时。
    
    就第一位境内自焚藏人扎白,CCTV的说法是因为扎白没有参加2008年3月16日的抗议,被其他僧人取笑,为了争口气,就自焚了。但纽约时报2012年6月2日的报道否认了这一点,并引述同寺僧人的回忆说扎白在自焚前两天,“走在街上,用脚去踢解放军的军车,他是想故意挑衅那些士兵、、、、、、在他的眼睛里,我可以看到他对军队有多仇恨。”
    
    在CCTV制作的宣传片中,对自焚者的构陷及污名化淋漓尽致地表现在对达尼和次真为何自焚的解释上。18岁的达尼和22岁的次真本是阿坝格尔登寺的僧人,遭当局的驻寺工作组驱逐出寺,于2012年1月6日下午一同自焚,达尼当场身亡,燃烧着的次真跑到街上,被军警灭火后强行带走,一天后身亡。CCTV展示了一份据说是警方对次真所做的“讯问笔录”,还提供了据说是次真的画外音,听上去声音清楚,回答清晰。
    
    作为被严重烧伤的人,从烧伤到去世只剩下一天多,显然是在死亡线上挣扎。一位在中国的烧伤医院工作的汉人医生在Twitter上告诉我:“受伤后短期内可以说话,但坚持不了多久。会昏迷,窒息等等。紧接着会发生全身性的人体内环境紊乱,休克、缺氧等等。如果没有得到非常专业的救治,很快就会出现全身多器官功能的衰竭。”
    
    当我问到:“这样的重伤者,能够神智清醒、有条有理地回答一堆问题吗?那份讯问笔录至少两三页,大段、大段地交代了偷盗、抢劫、嫖妓的经历,像不像是伪造的?”
    
    这位医生含蓄地答道:“这些,你懂的。”
    
    而在那份“讯问笔录”中,两位出生于当地牧人家庭的青年被展示的形象,不但是小偷、抢劫亲戚钱款的强盗,还居然在自焚前成了“嫖客”。为此,CCTV让一个说四川话的妇女现身讲了几句,而这个被注明是“卖淫女”的妇女,面部被技术处理,完全模糊不清。
    
    更令人发指的说法是新华网称2013年3月13日自焚牺牲的藏人妇女贡觉旺姆,因为与丈夫在“戒酒戒赌、夫妻感情等问题发生激烈争吵”,被丈夫掐死后焚尸。可事实的真相是贡觉旺姆自焚后,遗体被警察抢走并焚烧,她的丈夫则在当局要求宣称妻子是因家庭矛盾而自焚,被拒绝后遭到拘捕,数月后竟被判处死刑
    
    中国官媒还煞有介事地声称自焚藏人已“被治安民警及时施救”、 “被救生还”、“伤势稳定”、“已无大碍”,但126位境内自焚者中,29人被军警强行带走后身亡,16人被军警强行带走后除一人返回家中疗伤,其他人都不知下落。CCTV的宣传片一共展示了7位自焚者在医院治疗的镜头,均被CCTV记者逼问以后还会不会自焚。一位外媒记者对此深感愤怒,认为很残酷,不人道。而外媒记者有所不知的是,这些被逼问的自焚藏人,有人甚至四肢被截肢。更有所不知的是,这些所谓“被救生还”的自焚藏人,并没有返回家乡与寺院,而他们今在何处,谁都不知道。
    
    中国当局甚至采取抵赖的方式,矢口否认藏人的自焚。西藏自治区官员在北京召开“两会”时,对媒体公开撒谎说西藏境内没有僧人和群众自焚”。可事实呢?在西藏自治区内发生的、籍贯属于西藏自治区的自焚者有6人;在西藏自治区内发生的、籍贯不属于西藏自治区的自焚者有2人;以及,一位籍贯属于西藏自治区,但在加德满都自焚的僧人。对于两位在拉萨大昭寺前自焚但籍贯不属于西藏自治区的藏人,西藏自治区的官员对此辩解:“西藏发生过的一起自焚是典型的输入型,有计划、有组织、有境外支持的、、、、、、”他无非是想说自焚藏人的籍贯不属于西藏自治区,责任不在于他们,这种理由多么荒唐。
    
    正如人类学家Kevin Carrico指出:“中国官方媒体对当前西藏形势的回应,其彻底扭曲之处就在于:人们可以在官方网站上找到希望达赖喇嘛自焚的公开言论,却需要翻越坚固的防火墙,才能获得近期西藏事件中哪怕最基本的信息,而公开讨论要么已被屏蔽,要么已被随意删除。”但对于藏人而言,中共对自焚者不遗余力的污名化完全无效。
    
    在全藏地的许多城市、村庄和寺院,都把自焚者视为民族的英雄儿女,颂赞他们是“保沃”(藏语,英雄),为他们祈祷。许多佛殿与僧舍,许多藏人家里,都供奉着自焚者的一张张照片。民间的歌手或普通人,还传唱着一首首催人泪下的怀念之歌。我在博客上贴出他们的照片,写下他们的生平和故事,一位年轻藏人留言:“我把每一位自焚同胞的名字、背景和事迹都记在我的日记本里,也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我要铭记我们民族的英雄儿女,要为他们供灯、念经,表达由衷的敬仰和尊崇。”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312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唯色:既禁藏人转山,又赚游客银子 (图)
·唯色:当局限办“边防证”,禁止藏人朝圣神山
·从两个高峰看藏人自焚诉求/唯色 (图)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群尼唯色
·131位藏人自焚概况(唯色)
·党设计的藏传佛教寺院模式/唯色
·遭跨省抓捕的囊谦堪布尕玛才旺/唯色
·从火焰中走向拉萨的藏人们/唯色 (图)
·向当知项欠和果洛久美致敬/唯色 (图)
·唯色:拉萨“红卫兵墓地”与西藏文革疑案
·改写历史的“清政府驻藏大臣衙门旧址”/唯色 (图)
· 2012:心脏的骨头/唯色
·被改写的五世热振仁波切与希德林/唯色
·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主任阿沛·晋美为何突然被解雇?/唯色 (图)
·唯色:把“一个人的媒体”坚持下去
·“自由的光芒来照亮这希望的大地”/唯色
·“挑刺”、“小事”、“树权威”/唯色 (图)
·“想不想要饭碗”?/唯色
·自焚藏人被污名化/唯色
·唯色探土赫提家遭便衣阻挠 伊力哈木案半年仍无消息 (图)
·唯色被解除软禁 (图)
·西藏异见作家唯色被软禁 美国关切 (图)
·藏族女作家唯色在克里访华之际被软禁 (图)
·中美对话期间 藏族女作家唯色被软禁 (图)
·克里访华之际 藏族作家唯色遭软禁 (图)
·唯色:噶举寺院公雅寺的堪布—尕玛才旺(又称堪布尕才)已被带往昌都县拘押
·唯色法文新书:西藏的自焚—— 世界的耻辱
·唯色夫妇又被软禁 疑与外国记者赴藏采访有关
·拉萨古城被当局大肆改建 作家唯色呼吁全球拯救拉萨 (图)
·当局监控升级,唯色无法出国领奖
·唯色获2013年国际妇女勇气奖
·藏族作家唯色申请护照 被告知“国家安全部禁止出境人员”
·推友因响应唯色发起的签名遭到推特官方冻结
·藏族女作家唯色最近发表文章呼吁藏人停止自焚
·西藏严控手机网络新媒体 唯色被禁出门及出境领奖
·藏族作家唯色遭软禁
·唯色:领奖被取消,三月被软禁……
·藏区局势紧张唯色被喝茶 四领袖像入寺自取其辱?
·唯色:大喇嘛被抓了,他们怎么办?(组图)(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