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太极对垒瑜伽 龙象逐鹿藏南/周晋(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周晋更多文章请看周晋专栏
     2009年5、6月以来,印度在中印边境地区的军事活动频繁,并持续加强它在该地区的军力。据中国《环球时报》6月9日报导:印度最近宣布将向它的“阿鲁纳恰尔邦”(即中国的藏南地区)新增两个快速反应师约六万人,同时调两个中队最精锐的新型苏-30MKI战机进驻靠近中印边境的地区,这种型号的战机印度目前总共才有四十架。印度也正在组建一个新的专门用于对付中国军队的三旅编制的重炮师,印度目前只有两个此等规模的重炮师。印度一些官员和媒体近来也频繁炒作中国的军事威胁,印度空军参谋长就直言中国是印度最大的威胁。根据印度政府相关部门的报告,2008年内中国共“入侵”印度西部、中部和东部领土约270次;2009年到目前为止,共发生60起“入侵”事件。6月9日,印度总理辛格在国会演讲时声称:在中印边界领土争议的问题上,印度绝不妥协,会继续加强边境地区的防务,以应对可能发生的“安全威胁”。据报导,作为回应,中国军队最近也加强了在中国西南地区的兵力部署作为反制。
    
    中印两国的边界线全长1,700公里,分为西、中、东三段。在中印边界问题上六十多年来一直无法解决、长期影响中印关系发展的最大争议,就是东段中方坚持的“传统习惯线”与印方坚持的“麦克马洪线”之争,所涉面积达九万多平方公里,相当于二个半多台湾岛的面积。纵观世界史,按照各国解决边界争议的惯例和经验,鲜有只通过谈判就顺利解决边界纠纷的先例。每一块双方有争议的土地,从历史到现代,无不浸透了双方的鲜血。何况是九万多平方公里这么广大、这么富饶的一块土地,不论中国还是印度,谁都无法从原来的立场后退半步,在谁手里丢失了谁就是本国历史的罪人。所以中印为了藏南地区的归属将来必有一战。笔者认为:如印度战胜,中国将永远失去整个藏南地区;如中国战胜并夺回了藏南地区,依照中国一贯的对外政策,多少会给印度一些面子,多少会从藏南地区中划一定面积的土地给印度,如中国与俄国协议划分黑瞎子岛。
    
    中印边界东段双方军事部署的现况
    
    总兵力为103.5万人的印度陆军将第4、第33、第15三个军用于警戒中国,现驻“阿鲁纳恰尔邦”第一线的是第33军最精锐的第17山地师,以及部署在该“邦”侧后纵深的印度陆军第4军、由印度陆军完全控制的藏独武装“印藏边境警察部队”1.4万人,加上印军将在该“邦”新增的六万兵力,中印边界线东段印度陆军的总兵力达到14.7万人。
    
    与印度相比,目前中国在中印边境东段的驻军总人数仅为1万余人,即印度与中国的兵力比是14比1,悬殊非常大,呈现出“印度重兵压境,中国空城以待”的态势。中国如此部署首先是因为在西藏养活一个士兵的成本是内地的五倍以上,所以在和平时期尤其当青藏铁路未通车前在西藏保持大规模驻军很不合算。但中国军队快速增援西藏的能力没有问题。据报导20年前有驻川西专门用于西藏地区的一支军队,其先头部队从接到命令到到达西藏仅用半天的时间。没有人会怀疑20年后中国军队远距离调动的能力比当年更快。
    
    从更高的战略层次上看,中国在西藏“空城以待”的军事部署是基于两个方面的战略考量:一是自前苏联解体后,中国的国家战略改为面向东、南,以“统一祖国”(台湾)、保卫东海、钓鱼岛、南海的领土/领海及其资源为最高国家利益。遥远西南部贫瘠荒芜的中印边境地区的安全在中国国家战略中的位置靠后,为非重点方向和非迫切需要解决的战略问题;二是印度此次大规模增兵只是为了加强其在“阿鲁纳恰尔邦”的军事存在,巩固其在该“邦”的军事优势,暂不具有攻击性。
    
    中印战争的预测
    
    1. 印度的不利局面
    
    A. 印度的四个窘境
    
    中印将来若爆发边境战争,印度在四个方面将处于非常不利的窘境:
    
    一是中国驻西藏的空军战机、轰炸机只要飞行约400公里即可到达印度首都新德里的上空;部署在中国西藏、新疆天山以南、云南西南地区的短中程导弹可轻易攻击印度境内重要的军事目标和经济发达地区。但中国境内重要的军事目标和经济发达地区均在距中印边境一千多至数千公里之外,印度要用长程导弹发动袭击,且要突破中方密集的防空火力网。
    
    二是印度占领的“阿鲁纳恰尔邦”易攻难守,在常规武器的杀伤力空前猛烈、一方发动突然袭击的预警时间非常短促的今天,另一方在军队人数上的优势未必能转化为战场优势,故此印军在该“邦”密集的兵力部署或许犯了兵家大忌。
    
    三是中印一旦爆发边境战争,中国不会在印度指定的地区被动作战,将会在中印边界线的东段、中段、西段(包括“中控克什米尔”的阿克塞钦地区与“印控克什米尔”交界段,见图2)同时开辟战场。印度仅在东段加强兵力是不够的。
    
    四是届时中国可以策动巴基斯坦从印度的西面骚扰/威胁印度及“印控克什米尔”;中国军队还可以循当年“中国远征军”孙立人部撤往印度那样,假道友好的缅甸,从印度的东面出兵。届时的印度将三面受敌、穷于应付,只有南面“印度的内海”印度洋是相对平静和安全的。
    
    B.“西里古里走廊”:印度的“陈仓”
    
    看一下“中印领土争议示意图”(见图1)就可以知道:大幅连成一片的印度“关内”地区与印度东北部“关外”地区(包括了中印边界东段有争议地区)几乎被孟加拉国拦腰截断。孟加拉北部连接印度“关内”与印度东北部“关外”地区的通路非常狭长,称“西里古里走廊”,走廊最窄处只有22公里左右。中锡(金)边界的乃堆拉山口距离“西里古里走廊”的直线距离仅184公里,这个距离对空军伞兵、陆军航空兵而言不是难事。1965年8月,第二次印巴战争爆发后,中国就曾考虑从中锡(金)边界的乃堆拉山口出兵支援巴基斯坦,这是一招“暗渡陈仓”的好棋。战时中国军队只要占领已被印度吞并的锡金,再不惜一切代价争夺并控制“西里古里走廊”这一咽喉要道,截断印度东北部“关外”与印度“关内”地区的联系,就等于紧紧掐住了中印边境东段印军的脖子。这一战略构思与当年希特勒绕道阿登森林地区,避开法国坚不可摧的“马其诺防线”有异曲同工之妙。也有人形象地将之比喻为“辽沈战役”的中印战争版,因为封锁“西里古里走廊”如同昔日“辽沈战役”中共军拿下锦州、隔断国军关内与关外联系的翻版。中国军队可以从“西里古里走廊”一路往东打,再配合从“麦克马洪线”以北向南进攻、从缅甸向西进攻的两路中国军队,三路夹击印度东北部的印军,胜算极大。此外,印度东北地区还是印度最大的石油生产地,一旦切断“西里古里走廊”,也将对印度的能源供应造成重大打击。
    
    C. 印度东北地区的独立运动
    
    印度东北地区的民族组成极为复杂,该地区始终存在着独立倾向,其中以阿萨姆邦的独立运动最为强悍。印度的民族、种姓问题颇为复杂难解,印度联邦貌似统一强大,但其组成颇为松散。如果中国趁中印边界战争之机支持、扶植印度东北地区的独立运动,诞生个把印度版的“孟加拉国”并不难。随后产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将使印度其它各邦的独立运动风起云涌,全力关注于中印战争的印度中央政府将更加疲于应付。因此对印度来说,中国的藏南地区或曰印度的“阿鲁纳恰尔邦”的稳定对维护印度联邦的“安定团结”有着不可估量的战略作用,这也是印度要死死抓住“阿鲁纳恰尔邦”不放的根本原因。
    
    2.中国的不利局面
    
    A.南海:印度与越南联手
    
    一旦中印为藏南地区的归属爆发战争,战争就将是全方位的,没有地域、空间的限制。印度在地理上离南沙群岛很近,从印属安达曼-尼科巴群岛出击的印度海、空军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穿越马六甲海峡,突然出现在南沙群岛,这种地利是美、日等无法具备的。印度届时肯定会在南海这块中国的“软肋”上大做文章。
    
    另一方面,向印度洋以东出击、夺取“生存空间”一直是印度的国家海洋战略中特别重要的一环。据最新报导,印度已经事实上介入了扼守从印度洋进入西太平洋咽喉要道的南海的冲突。印度本土的石油及天然气产量有限,一直窥视近在咫尺的南海地区丰富的油气资源。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印度海军几乎每年都派遣特混舰队进入南海,与南海周边诸国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另外,印度已同中国的宿敌、十分仰赖南海油气资源的越南建立了准军事同盟的关系。印度准备租用越南的北部湾作为停靠航母之用,看来印度已决心联合越南在中国的“后院”开辟“第二战场”。
    
    目前,印度、越南在南海地区的军事联盟行动已表面化、常态化,双方在重要的军事合作领域也各取所需,覆盖面越来越广、层次越来越深。越军装备的大量老式的苏制武器从零部件供应到日常维护、保养都依靠同样大量装备苏制武器的印度帮助。越军新一代俄制武器装备的更新、换代,无论是从技术保障还是使用训练方面,都高度依赖印度的帮助。越南空军新型的苏-27、苏-30战机以及海军新一代俄制水面舰艇、“基洛”级潜艇人员和后勤保障人员都由印度培训,有些甚至直接到印度本土培训。另一方面,印军也很需要从越军那里学习对抗中国军队的实战经验。
    
    B.印度洋上,中国的运输线被拦截
    
    此外,印度海军还可以在“印度的内海”印度洋上对中国往返于欧洲、非洲、中东等地的远洋运输线尤其是至关重要的能源运输线实施拦截或发起攻击,中国对此鞭长莫及。虽然几年来中国在印度洋上帮助所在国建造了一串“珍珠链”: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斯里兰卡的汉班托特港,孟加拉的吉大港,缅甸的皎漂港,西方媒体大肆炒作说这串“珍珠链”在战时能起到牵制印度海空军的重要作用,但笔者认为它们届时将受到所在国基于对印关系的考量而施加的种种限制;又因为它们都距中国本土很遥远,故它们无法全面对抗占有“近水楼台”之地利的强大的印度海空军。
    
    结尾:中方坐视、时间流逝--对印度极有利
    
    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至今已有47年了。目前的中印边境维持着一种奇怪的态势。一方面,自1962年以来,无论从中印双方的战略态势、战役层面还是战术布局来分析,中国都占据着一定的优势,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优势越来越明显:青藏铁路的顺利通车基本保证了中国军队在西藏地区的后勤供应;西藏阿里地区新建成的狮泉河机场,海拔4300米,距印度首都新德里仅400公里。加上西藏另外两个军用机场,整个印度北部地区完全处在从三个机场起飞的战机的打击范围内。但中国并没有将这些优势转变为对自己有利的态势,至少对咄咄逼人、一再口出狂言的印度,中国军方、中国高层从没有放过狠话。对印方的历次挑衅行动,中方除了由外交部例行发表一通“抗议”,宣布“绝不承认”及“保留采取行动的权利”外,事情就悄无声息地过去了。然而中方对印方蛮横行为的N次冷处理从未得到印方的善意回应,更不能阻止印方对藏南地区的占领。
    
    中国这几十年来一直坐视印度采取了诸多切实可行的措施来苦心经营中国的藏南地区,最令人忧虑的是印度大规模向“阿鲁纳恰尔邦”移民。二十多年来,印度直接向藏南地区移民30万至45万,这几十万印度移民已经在藏南地区安家落户、耕耘劳作、繁衍生息。加上这些印度移民在当地出生的第二代、第三代子孙,印度移民的总人口已接近六十万。藏南地区的土著居民主要为西藏的珞巴族、门巴族。据2001年的统计:珞巴族约30万人,门巴族约4万人,合计共约35万人。也就是说,藏南地区对西藏(中国)有归属感、认同感的土著居民已沦为当地的少数族裔。随着时间的流逝,藏南问题的久拖不决,势必使中国在中印领土争端中陷入越来越不利的困境。因为即使中国在未来的中印战争中战胜了,印度也可提出在联合国的监督下举行“阿鲁纳恰尔邦”地区的全民公投。在全球崇尚“民主自由”的21世纪,中国若不同意举行公投,势必引发全世界的反感;中国若同意举行公投,又如何应对该地区“自然归属印度”这必然的公投结果?
    
    (图1:中印领土争议示意图,太极对垒瑜伽 龙象逐鹿藏南/周晋)
    (图2:克什米尔地区:印、巴、中三方实际控制图,太极对垒瑜伽 龙象逐鹿藏南/周晋) _(博讯记者:周晋)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观后感/周晋
  • “美国世纪”和“后美国世纪”的来临/周晋
  • 陈水扁的“政治遗产” vs. 马英九的任重道远(下)/周晋
  • 陈水扁的“政治遗产” vs. 马英九的任重道远(上)/周晋
  • 试论中国收回藏南地区的巨大利益和可行性:《龙与象的战争》之二/周晋
  • 寻求改变和“十六年之痒”之轮回/周晋
  • 远古的眼泪,大自然的精灵/周晋
  • 从“柔性政变”说起/周晋
  • 高尔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另一重意义/周晋
  • 从“唱歌少将”彭丽媛说起/周晋
  • 龙与象的战争——也谈1962年中印之战和领土之争/周晋
  • 风云诡谲的南海:21世纪的波斯湾/周晋
  • 丑陋的韩国人/周晋
  • 周晋:中日关系的未来和亚洲政治的新格局
  • 周晋:从高雄人的“斯德哥尔摩症候群”说起
  • 周晋:读《王光美作为迫害者的一面》
  • 周晋:冷眼看台湾政局
  • 周晋:也谈“抗美援朝”战争
  • 介绍莫言的《生死疲劳》/周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